澳门葡京赌城下载·看国外怎样应对争议性科研成果

澳门葡京赌城下载,请点击标题下方的“光明微教育”关注我们,了解更多动态~

“韩春雨学术争议”事件已经持续了数月,现在又有了新的进展,11月15日,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生命科学院和中国生物物理学会2010年联合创办,清华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饶子和担任主编的学术期刊《蛋白质与细胞》在线发表了一篇由国内外20家实验室负责人联合署名的文章,对韩春雨的论文提出质疑。他们中的大多数此前曾公开宣称无法重复实验。

11月15日,20位科学家在学术期刊《蛋白质与细胞》(protein &; cell)以来信(letter)形式在线发表文章“关于ngago的疑问(questions about ngago)

自今年5月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作为通讯作者,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的子刊《自然•生物技术》发表了一篇研究成果以来,他的公众形象从震动了国际生物学界的中国本土科学家迅速转向受国内外同行广泛质疑者。

对此,韩春雨最新的回应是近期再次重复了实验。孰是孰非未有定论,这本身就是科学的一部分,但关键的是我们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争议。

其实,在科学界,一鸣惊人的成果,旋即陷入争议漩涡,这样的现象全球并不鲜见。此前既有韩国的黄禹锡、日本的小保方晴子这样的“世界级科学家”被卸下光环,也有被质疑者正面回应、最终通过调查获得清白。

首先,我们来回溯一下这两桩震惊整个科学界的事件——

一、日本小保方晴子干细胞研究

2014年12月19日,一场登上《自然》年度十大科学事件的学术闹剧,以主角小保方晴子(obokata haruko)的辞职,和stap细胞的重现失败告终。

图为小保方晴子在实验室

一年来,小保方晴子一直是科学圈关注的焦点。2014年1月,这位仅有31岁的年轻研究者在《自然》上同期发表了两篇重磅论文,震惊干细胞学界,引发全球关注。然而仅仅不到一周,她就被质疑篡改论文图像。她所在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在2月对其展开审查,“学术女神”顿时身陷学术丑闻。7月,《自然》撤回小保方晴子的两篇论文。8月,小保方晴子的导师笹井芳树(sasai yoshiki)悬梁自尽。

年末,重现小保方论文结果的实验因失败提前终止,多能干细胞界的所谓“重大突破”,落得“子虚乌有”的骂名。

为什么小保方晴子能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因为她宣称的研究结果不但能影响整个多能干细胞领域的发展,或许还将改变这个世界——如果她所说的技术是真实的话。

二、韩国黄禹锡干细胞研究

对韩国细胞分子生物学家黄禹锡而言,2005年秋后的日子,是生命中注定难逃一劫的岁月。面对一边倒的舆论狂轰滥炸,曾经的国民英雄黄禹锡阵营几乎毫无招架之力。他的团队背负学术造假丑闻,黯然告退。

韩国科学家黄禹锡向韩国国民道歉

最早对黄禹锡提出指控的是他的合作者夏腾(g.schatten)。2005年11月12日,夏腾指控黄禹锡在获取干细胞方面存在伦理学问题。为此,黄禹锡在12天后黯然宣布辞去首尔大学的一切公职。

首尔大学于2005年12月18日开始调查黄禹锡,仅24天后,2006年1月12日,美国《科学》杂志即宣布撤销黄禹锡的论文。时任《科学》主编的肯尼迪(d. kennedy)发表声明强调说,稿件撤除的最终依据,是基于首尔大学的调查报告,编辑部对论文数据概不负责。在《科学》杂志的官方网站上,至今黄禹锡的那两篇论文“该文章已被撤销”的红字依然如故。

在中国国内,大众媒体上关于黄禹锡“造假”的报导、评论和“反思”铺天盖地,黄禹锡这个名字从此成为大众心目中学术造假的典型。

那么,终究是学术造假还是应该还以清白,究竟谁来负责调查并确保调查过程透明、公正、科学?国外又是怎样应对争议性科研成果的?

首先,所在单位可作调查主体

刊发论文的杂志可以调查吗?理论上可以,但杂志社一般没有足够能力来协调多方资源,耗费精力、人力和时间进行调查,只能起到督促和协助相关方调查的作用。相比而言,被质疑者所在单位着手调查更具可行性。

2004年和2005年,时任首尔大学教授的黄禹锡,领导研究团队先后在《科学》《自然》等权威期刊发表论文,宣布成功克隆人类胚胎干细胞和患者匹配型干细胞等重大成果。黄禹锡一时被看作世界级“科学明星”。

但是,随后有关黄禹锡干细胞学术造假的行为被不断揭露。首尔大学于是成立调查组,并于2006年1月正式宣布认定造假事实。《自然》杂志只是在韩国方面的调查陆续有结果后,进一步要求首尔大学附带确认黄禹锡克隆狗的真实性。

2014年,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的小保方晴子等人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称,他们成功培育出了能分化为多种细胞的新型“万能细胞”——“stap细胞”。然而,很快有众多研究人员指出论文存在诸多疑点。理化学研究所随后成立调查委员会展开全面调查。

其次,充分监督确保公正

被质疑者所在单位可以作为调查主体,但必须保证调查过程的充分透明。理化学研究所对小保方晴子的调查过程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

2014年开始调查之初,理化学研究所还认为小保方晴子也许有自己独特的制作技术,于是允许她以11月底为期限,在“接受监视”的情况下单独进行验证实验。

这种“监视”可谓严密而透明:在理化学研究所发育和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内设立新的实验室,入口处和室内都装有摄像头,实施24小时监控,理化学研究所职员和外部人士也在现场防止出现不正当行为,出入口用电子卡进行管理,细胞的培养器械也装了锁。

在给予研究者充分条件、进行严谨彻底的调查分析后,理化学研究所最终认定了小保方晴子的学术造假行为,确定所谓新型“万能细胞”实际全都来自该研究所保存的胚胎干细胞。

最后,自证清白需同行认可

即使想通过更多实验自证清白,论文也需有其他同行普遍的重复才能被认可。

北京大学生物学家饶毅就曾有此经历:1999年,饶毅发表论文阐述slit蛋白质的功能;2001年,哈佛医学院等机构研究人员发表论文,否定饶毅的结论;饶毅于是做了更多实验,在2003年发表新论文,证明了自己的结论正确。在这次事件中,最终的决定因素是进一步的实验,以及接受同行评议的论文。

当然,调查一个成果的优劣真假,需要不少时间。今年9月东京大学6个研究小组的22篇论文被匿名举报涉嫌作假,东京大学表示将设立调查委员会展开调查,原则上将在150天内得出调查结果。

美国乔治城大学神经科学系教授吴建永表示,科研事件往往要在多年后才能做出最终结论,因为许多科研成果的影响因素复杂,需要时间才能辨别真伪。

以史为镜,可以正衣冠。

愿这些思考与声音能为今人带来一些启迪。

下面,让我们梳理下,除了黄禹锡和小保方晴子,还有哪些震惊科学界的丑闻......

hiv病毒的发现

艾滋病是1981年首次在临床诊断中被发现的。1983年,美国robert gallo和法国luc montagnier领导的两个研究小组都宣称成功提取艾滋病毒,论文也同时发表在同一期的science杂志上。结果显示,两个团队所分离的是同一种病毒,但谁是首先发现者却难以定论。这背后不仅仅是科学荣誉,也涉及到巨大的商业利益。

2008年,montagnier和他的同事francoise barre-sinoussi因为发现hiv病毒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奖,而robert gallo却榜上无名,引起巨大的争议。对此,gallo发表声明说很失望,而montagnier则说自己对gallo没有得奖深感意外。最后美法两国政府经过艰难的谈判,承认gallo和montagnier是hiv病毒的共同发现者,由两国共同分享其商业利益。这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了这一争议,而gallo则永远和诺贝尔奖插肩而过。不过gallo绝无仅有的两次获得lasker奖,其中一个就是表彰他在hiv病毒方面的卓越贡献。

baltimore 案件

david baltimore是美国著名生物学家,年仅37岁就获得诺贝尔奖,曾经担任过洛克菲勒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的校长。然而真正让他世人皆知的,是著名的baltimore案件。

1986年,还在mit做生物学教授的baltimore与同事 thereza imanishi-kari 合作在cell发表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很快被thereza imanishi-kari的博士后指控造假,但baltimore拒绝承认,并坚决捍卫thereza imanishi-kari。美国nih乃至国会随即展开调查,并在1991年公布结果,指控thereza imanishi-kari伪造数据。该报告在发布前被泄露,baltimore因此撤回cell文章并道歉,还不得不辞去洛克菲勒大学校长的职务。不过调查也证明baltimore是清白的,他也在不久之后出任加州理工大学校长。1999年,baltimore被授予美国国家科学奖章 (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

计算机生成假论文

2005年,mit三个研究生写了一个计算机软件,通过程序自动生成假的学术论文,可以以假乱真。当他们恶作剧地把这些论文投给学术会议的时候,居然很快都被接受。显然,同行评议的论文审稿存在很大的问题。

这件事情虽然被披露出来,可是却没有到此为止。这几个学生后来公布了他们的scigen程序供人免费下载。不可思议的是,还真有人不断通过这些程序生成论文发表,有些甚至进入主流杂志。例如2014年,nature调查就发现,有16篇计算机生成论文发表在德国springer旗下刊物,更有100多篇出现在ieee旗下系列杂志。这是两家高度权威久负盛名的学术出版机构,因而引发了业界对于同行评议的深刻反思和改革。

既是运动员,又做裁判员。

伪造论文还需要经过同行评审这一关,更离奇的是有人伪造评审人,自己审自己论文发表,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演出学术界的左右互搏的好戏。

2014年,sage出版社旗下的 journal of vibration and control 宣布,一下子撤稿60篇,轰动了学术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原来,大多数杂志都要求作者投稿时,推荐几名审稿人供编辑挑选。而台湾屏东教育大学的陈震远,则利用这一制度,伪造了130名审稿人身份,使得自己投稿的文章最终回到自己手上受审。记录显示,有些审稿意见竟然在邀请审稿后几分钟内提交。丑闻败露后,陈震远不得不从屏东教育大学辞职,而journal of vibration and control的主编ali h. nayfeh也宣布辞职以示负责。事件最后波及到时任台“教育部长”蒋伟宁。蒋不得不辞去部长职务并被台“科技部”停权一年,因为其是5篇撤稿文章的共同作者。

无独有偶,这样的事情并非第一次发生,似乎也不是最后一次。早在2012年,韩国文亨尹就耍过同样的花样,败露后一下子被撤稿35篇。而这两天,又有中国38家医院的41篇论文被biomed central以同行评议程序问题撤稿。显然,从作者到编辑,从科研院所到出版社,我们必须正视同行评议中的问题了。

贝尔实验室明星科学家舍恩

美国贝尔实验室是举世闻名的科研重镇,涌现过许多诺贝尔奖得主。2001年,这个实验室再次出现一名超级巨星,年仅31岁的物理学家舍恩简直是一位神奇的魔术师,在短短几年间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研究成果,涉及国际科学界最热门的领域 - 超导体、分子电子学和分子晶体,成果不断在《科学》和《自然》等顶尖期刊上发表。其中一篇论文宣称制造出世界上最小的纳米晶体管,被美国《科学》杂志列为当年世界科技突破之首。

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按惯例试图重复舍恩等的实验时,无一成功,因而开始怀疑其研究成果的有效性。一个独立审查委员会于2002年9月24日向美国贝尔实验室递交报告,断定舍恩确实曾伪造、虚构实验数据。舍恩随后被贝尔实验室开除。这是贝尔实验室成立77年以来首次发现研究造假事件。

冷核聚变实验

冷核聚变是指在相对低温(甚至常温)下进行的核聚变反应。这是针对自然界已知存在的热核聚变而提出的一种概念性‘假设’。若实现,可极大的降低反应要求及成本,同时也使聚核反应更安全。

1989年3月23日,美国犹他大学的彭斯和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弗莱西曼举行新闻发布会,宣称在实验室的小型装置上,用钯作阴极电解重水,实现了常温常压下的“冷核聚变”,引起轰动。但是,世界各地1000多个实验室始终没有人成功地重复出彭斯和弗莱什曼的实验结果,最终否定了这一成果。他们俩的故事也就成了科学界几乎人人皆知的反面教材。

内容综合自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南风窗》、微信公众号“科学猫头鹰”、果壳网、知社学术圈

图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期编辑:邓晖 邢妍妍